回顾历史,多数的黑天鹅事件之后,都会迎来黄金坑。就像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黑天鹅之后,价值投资迎来了它的春天。

2020年春节前后,由于新冠肺炎的肆虐而变得很不一般。全民抗击新冠肺炎,经济因此也受到影响,诸多企业因为复工的延迟而损失惨重,人们因为收入缩减,投资信心严重受挫;在这种“恐慌”的情绪下,价值投资开始绽放光芒。如何正确看待这次疫情对于投资产生的影响,怎样把握疫情后的价值投资机遇?为此,滨利投资董事长兼创始人梁滨先生接受了本刊专访,如下:

《财富管理》:本次疫情对国内的私募基金行业产生了什么样的冲击?

梁滨:本次疫情来势凶猛,影响远超2013年的非典疫情,对国内的诸多企业及个人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对于私募基金的影响并不大。这是因为,私募基金并不像实体机构那样要支付较多数量的员工工资和厂房租金,私募基金的公司运作比较“轻”,员工数量较少,其行业的特性使私募基金公司能适合远程办公,交易操作也很便捷,所以从公司运作来说,并不受延后复工的影响。从市场波动来看,大盘从春节后由于恐慌而大面积跌停,再到连续收阳,其成交量连续突破万亿,这个过程波动较大。但较之于过去几年的股灾,这样的波动则是小巫见大巫。很多基金经理曾经熬过一路阴跌近一年、平均股价下跌 50%的2018年,经历过最坏的,所以在面对年后的股市有着很强的免疫力,并不恐慌。相反,作为价值投资的践行者,我认为疫情之后却是难得的加仓机会,价值投资的好时机正在来临。

《财富管理》: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说,疫情之后将有什么样的投资机会?

梁滨:对于价值投资而言,目前有两个机会将被关注。首先,一部分优秀的企业在疫情的影响下导致短期内无法正常营业,比如优秀的餐饮企业、旅游公司、航空公司、交通服务公司等,虽然短时间内损失巨大,但由于市场的消费需求还在(只是暂时受到抑制了),这类企业依然有着很强的盈利能力和累积的爆发力。在市场一致预期的影响下,这些企业虽然股价暂时受到了冲击,但却是价值投资的好机会。我们可以选择一些市场前景好、盈利能力强的企业逢低布局,待到市场恢复之后,股价也必将逐步上涨。

关于这点,中兴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中兴受到美国的严厉的制裁时,公司受到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导致损失了上百亿资金。尽管损失巨大,但是公司的盈利能力还在,依然有较好的市场前景和行业机会,所以在此后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兴开始创新高,其股价远超停盘前的价格。

另外,疫情深刻影响着人们的心理,也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习惯,由于“宅生活”引发的“宅经济”,不仅教育了市场,也催生了新的商机。比如诸多公司都在布局的在线教育,在疫情之前的在线教育由于拓客成本太高,一直发展不起来。人们对于线上教育的刚需较弱,他们更习惯于线下的学习班。疫情爆发后的“宅生活”,使得全国各地的学生都在网上学习,这无疑给在线教育一个快速发展的机会,在线教育的春天突然就来临了。再比如电视机行业,尽管电视机技术不断地科技化,但整个行业持续低迷,其开机率甚至跌破30%。就像不少文章所分析的,客厅正在抛弃电视。然而在本次疫情期间,电视机的开机率大幅提升,给了电视机一次展示的机会,形成了短期的风口。但能否持续地把消费者拉回客厅,那就要看企业的本事了。在这个赛道里,我们可以长期持有那些有一定的行业地位、战略布局比较完善、未来产品过硬的公司股票,与公司一起成长,这是价值投资的另一个机会。

以上两个机会,正好是价值投资的两种风格,第一个机会——等待估值修复的策略契合了深度价值投资的理念;第二个机会——选择优质的企业,与企业一起成长,正是成长价值的投资策略。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说,疫情带来的是更多的机会,即便产生风险,也不过是短期波动的风险。

《财富管理》:对于私募基金经理来说,如何在意外风险来临时依然坚守价值投资,保障投资者的收益和信心?

梁滨:我认为应该从几个方面去防范系统性风险。首先是分散持股。不少机构虽然取得较高收益,但他们的持仓非常集中,潜藏较大的风险。在系统性风险来临时,分散持股比集中持股的抗风险能力显然更好,市场最简单的表现就是主动管理型的基金在熊市中比指数基金跌得更多。

第二,选股要看得更长远。李嘉诚说:用心思考未来,把握大趋势。比如,5G不管遭遇什么样的外力影响,其行业发展趋势不容置疑。投资这些大趋势中的优秀公司,成功率将更高,即使遭遇冲击也只是暂时被撞了一下腰而已。

第三,价值投资的过程中要进行仓位管理。很多人理解的价值投资可能是“一劳永逸”地持有股票五年或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在此期间则高枕无忧,笑看庭前花开花谢。事实上,真正的价值投资,虽然对于股票的持有时间较长,但期间需要深入地研究和积极地管理,尤其要进行仓位管理,遵循“下跌加仓,上涨减仓”的原则,确保投资价值最大化。

在如上三种策略的保驾护航之下,即使遇到更大的外力冲击也能安然度过难关,做到跳着踢踏舞上班或是宅在家。

《财富管理》:这个阶段,滨利投资的价值投资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

梁滨:我认为基金在过去赚多少钱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究竟是怎么做的。比如,冒着10%的风险获得了30%收益,与冒着100%的风险赚了30%的收益,虽然结果相同,但性质却完全不一样,滨利投资则属于前者。首先,我们分散持股,重点布局了互联网券商、家电行业、传媒行业等三大领域,它们分别代表了互联网金融、制造业、文化娱乐三大行业;在选股上,我们目光放长远,对股票优中选优,发掘企业的优势及核心价值,认真研究企业的战略格局及企业价值观等,对所投行业和企业有着深入的研究和全局的把握;第三,我们按照价值投资的理念进行了有效的仓位管理。我们坚持以上所说的三个原则进行价值投资,不仅在一次又一次地度过了市场危机,确保了投资者的利益,还让净值不断地创新高,获得了较高的收益,这就是价值投资的魅力。

价值投资是市场上经久不衰的投资方法,巴菲特用一生的践行为我们演绎并证明其神奇的魅力。如果在一个高估、封闭、甚至庄家盛行的市场里,价值投资就犹如空中楼阁,实践起来难度大、效果差;但是在一个逐步开放,供应充足、竞争激烈、健康有序的资本市场里,价值将成为市场唯一的定价力量,价值投资则光芒万丈。随着证券法的修改,注册制的到来,信批的完善,公募投顾试点对于买方力量的增强,市场将会进入一个更加健康平衡的生态,没有平衡就没有慢牛,只有在势均力敌的平衡中前进,慢牛才能到来。这次,新冠疫情的侵袭,搅动了资本市场的这滩水,也迎来了价值投资的春天。

采访嘉宾简介   

新冠肺炎疫情后,是价值投资的春天-《财富管理》

梁滨:滨利投资创始人、董事长,15年投资经验,2012年1月-2014年12月担任上海宝赢创赢运营总监,致力于普及价值投资。

 赞 (0)  分享